借火柴的女孩我的番仔火用完了,我想向妳借番仔火,可以嗎?父母親生意失敗後,欠下巨額的債務,於是兩人相約喝下毒藥,把我獨自留在這個人間,讓當時年僅十二歲的我,變成失樂園的苦小孩。 被貼上法院封條的鄉下老家設置著靈堂,每天中午,我騎著腳踏車載著四菜一飯,從鎮上大伯家騎半小時單車要回老家祭拜,途中,附近的小孩會朝我丟石頭並叫罵:「沒有爸爸媽媽的孩子,活該!!」為了躲避亂飛的小石子,我只有咬緊牙關拚命地踩鐵馬快速奔逃……。 飯菜都上供好了固態硬碟,我從桌下拉出大鋁鍋,正準備要燒冥紙,才發現火柴盒裡的火柴棒都用光了,於是走出陰暗的家,步向隔壁嬸婆開的雜貨店。 「嬸婆我的番仔火用完了,我想向妳借番仔火,可以嗎?」。 「我開雜貨店,有賣番仔火,一盒五元,妳用買的不要用借的 。」 「嗯…」我摸了摸學生裙的口袋,連半個銅板也沒有,「嬸婆,我今天忘記帶錢,先跟妳借一盒,明天再還妳錢,好不好?」 「妳是欠錢不還的父母生下來的小孩,我怎麼敢相信妳?出去啦!我沒有妳這種親戚。」 我默默地走回靈msata堂,把三疊冥紙拆開,撒落在鋁鍋中,然後安靜地跪在地上。  一炷香燒完後,冥紙已被垂落的淚滴浸濕,我抬頭望著父母親的遺照,那黑白的影像也已經模糊不清……。 青少年時期,我蒐集了各式各樣的火柴盒,成年之後,更是隨身攜帶火柴盒,但不是為了點菸。 在夜深人靜的台北街頭,我總會抽出一根火柴棒,劃亮一道火光,提醒自己: 「當別人處在困境中時,要給人方便,帶給人溫暖。」 當燃盡的木棒燙到手指的時候,有一首歌就會從我的腦海中播放出來。詞∕房屋二胎曲: 侯德健 大年夜的歌聲在遠遠的唱冷冷的北風緊緊的吹我總是痴痴地看著那輕輕的紙灰慢慢地飛曾經是爺爺點著的火曾經是爹爹交給了我分不清究竟為什麼愛上這熊熊的一盆火熊熊的香火狠狠地燒層層的紙錢金黃地敲敲響了我的相思調甜甜遠遠的相思調別問我唱的什麼調其實你心裡全知道敲敲胸中鏽了的弦輕輕地唱你的相思調轉貼自 自由時報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票貼
創作者介紹

西裝

ie31iekq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