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報記者 張柄堯 攝影報道
  核心
  提示
  她
  患上結核性腦膜炎,去年12月9日入院。今年餘飛孤身一人,在病床上度過了春節。
  他
  病床守護43天后,留下賣手機的200元,離開了醫院。治療費欠下3萬多,他在信中說:要去掙錢給她治病。
  她的哥哥
  昨日告訴成都商報記者:此前,女孩在老家已結過婚,並且還有孩子,“自從她離開原來的丈夫後,我們就已不再管她了。我們也拿不出錢,自己的事情都管不了,怎麼管她?”
  離開前,章明留有一個手機號碼。昨日成都商報記者撥打,語音顯示,該號碼已經停機。不過,臨別前的一封信,記錄了事情的前因後果———
  “對不起!我已經儘力了。今天是你住院的第43天,如果不是好心人的幫助,可能就算陪你20天都是奢望……我能做的就這些了。”
  對於這次離開,章明信中也有交代,“不是我要狠心地離開,是我要回去上班,努力掙錢好給你看病……現在是你最需要照顧的時候,你的父母、哥哥卻說不要你了……如果可以,我願意代替你受痛。如果能讓你健康,就算立刻讓我去死我都願意……以後每個月我最少都會給你籌1000元治療費。請你原諒我的無能。如果有來生,請記得一定嫁個有錢的老公!”
  信中,章明也披露了自己的糾結心理,“我找了你父母,你哥哥說不管你。我找了派出所,派出所說不是刑事案件,他們管不了。我找了律師,律師說你已成年,你‘父母不要你’不用負法律責任……我沒有任何辦法。但我確實儘力了。”
  “我手機賣了200塊留給你。你手機里有你照片,不能賣。最後能做的就只有這些。戶口本也在,如果醫院讓出院,希望能把你送回家。對不起,我能做的就這些了。”
  “我手機賣了,200塊留給你。你手機里有你照片,不能賣。最後能做的就只有這些了……”
  去年12月9日,24歲的雲南女孩餘飛(化名)因結核性腦膜炎入住瀘醫附院,河南籍男孩章明(化名)為救治她賣掉筆記本、手機,在堅守43天后留下這封信離開了。據介紹,入院至今,餘飛家人從未出現。
  昨日,餘飛的家人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他們也拿不出錢,確實無法管餘飛。
  目前,餘飛已欠費3萬餘,但醫院一直為其治療,目前已經脫離生命危險。
  女孩
  孤身一人,在病床上度過春節
  她喃喃自語:“家!家!我想回家!”
  醫護人員捐1500元,輪流照顧
  瀘醫附院神經內科有一個雙人間病房。兩個月來,這個病房,只住有一位病人。除了醫護人員,現在少有人進出這間病房。
  每當看到陌生人進出,科室內的病人和病人家屬都會擁上前,並打探:“你是女孩家人哇?這女孩太造孽了,身邊連個親人都沒有!”
  這位病人,就是現年24歲的雲南女孩餘飛。本月8日,醫院神經內科護士“梁小護”通過長微博將餘飛故事發佈到了網上後,這位被家人“遺棄”的女孩,開始受到網友關註。副護士長吳澤秀回憶,去年12月9日,當時陪同餘飛一道入院的,就只有一位河南籍男孩章明。因為沒錢,對方總共只支付給了醫院2000元治療費。
  目前,餘飛已欠下醫院治療費37000元。今年1月20日,章明也離開了醫院。餘飛孤身一人,在病床上度過了春節。
  生命體徵總體平穩,需要親情
  微博中,“梁小護”介紹,自從章明離開後,科室內醫護人員開始主動照顧餘飛。“每天給她洗漱、翻身和按摩。由於對方只能進流食。16名醫護人員先後為她捐獻了1500元。主要用於給她購買奶粉、尿不濕等。”
  因結核性腦膜炎,昨日下午,餘飛還處於昏迷中。只有緊貼餘飛嘴邊,才能聽到對方的喃喃自語:“家!家!我想回家!”
  雖然已欠醫院37000餘元治療費,但餘飛的治療並未中斷過一天。
  瀘醫附院神經內科值班醫生唐興江昨日介紹,除了持續低燒外,餘飛目前生命體徵總體平穩,“結核性腦膜炎會造成一定的意識障礙,因此,更需要親情的呵護。”
  男孩
  兩度離開,這次留下一封信:
  不是離開,而是掙錢給你看病
  離開,是沒錢;回來,是不舍
  也就在今年1月20日離開前,章明相繼賣掉了自己的手機和筆記本電腦。其中,手機賣了200元,電腦賣了900元。幾包奶粉和200元錢,則是章明這次離開時,最後留下的東西。
  對於章明,“梁小護”印象深刻,“穿一件深藍色的外套,40多天就沒換過。一日三餐,大多都是老乾媽就饅頭。由於病人一直持續低燒,狀態不穩定,40多天,特別是晚上,只要病人稍微發出點聲響,對方一骨碌就會爬起來。照顧病人,對方可以說得上無微不至。”
  這一次並非章明第一次離開餘飛。去年12月10日,也就是將餘飛送到瀘醫附院的第二天,章明就曾離開過一次醫院,“對方背著一個包裹走了。但沒過多久,又回來了。”“梁小護”回憶。對於這次離開,章明曾和“梁小護”有過交流,“離開,是因為沒錢。回來,則是因為不舍。”
  護理工作,教一兩遍就會
  據護士小梁介紹,有兩天餘飛沒安胃管,喝牛奶就比較嗆,護士就教章明,他很快就學會了,每次喂的時候先把床搖起來,小口小口地用勺子慢慢喂她。
  因為餘飛長期卧床,臀部的皮膚比較嫩,解便之後不能用紙巾擦,只能一點點地小心蘸乾凈。護士講過一兩遍後,小伙子一學就會。有一段時間,她發高燒,護士用冰塊給她降溫,頸子、腋窩、腳彎里下,20分鐘就要換一次,章明學了兩次就會了。小梁認為,章明的護理效果能達到和護士差不多的程度。
  小梁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在這段時間,幾乎沒看到章明笑過。他先賣了電腦,在最後又賣了手機時,大家知道他可能真的要走了。
  據護工楊大姐介紹,章明離開前的一天下午,他在病房裡很平靜地告訴楊大姐,他自己也走投無路了,他將賣手機的200元錢留給了她,也將自己的電話號碼存到了餘飛的手機里,跟醫院也作了交代,他要離開醫院,去上班掙錢後回來給她治病。楊大姐稱,離開時,章明沒有流露出任何怨言,表現得很平靜。
  家人
  “自從她離開丈夫後,我們就已不再管她了”
  餘飛的值班醫生羅華,除了制訂治療方案外,每天還會花時間和餘飛父母以及哥哥溝通。讓羅華生氣的是,好話說盡後,對方只拋下一句話:餘飛的事情,他們再不管了。
  針對章明在信中所說“家人不管你”的情況,昨日下午,成都商報記者與餘飛哥哥取得聯繫。電話中,對方介紹,此前,餘飛在老家已結過婚,並且還有孩子,“自從她離開原來的丈夫後,我們就已不再管她了。我們也拿不出錢,自己的事情都管不了,怎麼管她?”
  餘飛手機中,還保存有生病前的照片。由於正值妙齡,那時的餘飛,著淡妝,青春靚麗。“我們都是女人,年紀也差不多。發微博,我只想幫幫她。”“梁小護”說。
  瀘州新聞熱線 13309087709  (原標題:不是我狠心,而是去掙錢給你治病)
創作者介紹

西裝

ie31iekq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